王兴土

2017-11-27 10:29:47    来源:本网讯

摘要: 他,15岁上军校,14年军旅生涯,32年法官履历,作为全国当时拥有死刑裁决权的7大片区法院之一的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刑二庭庭长,曾执掌“生死予夺”之大权。他,就是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刑二庭庭长、审委会专职委员、正厅级巡视员、二级高级法官王兴土。

 铁肩担道义 法理筑心间

 

——记四川高级老法官王兴土

 

 

338235913434257469.jpg 

 

       他,15岁上军校,14年军旅生涯,32年法官履历,作为全国当时拥有死刑裁决权的7大片区法院之一的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刑二庭庭长,曾执掌“生死予夺”之大权。他,就是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刑二庭庭长、审委会专职委员、正厅级巡视员、二级高级法官王兴土。

 

 

        
 

      人物档案

     王兴土,男,中共党员,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刑二庭庭长、审委会专职委员、正厅级巡视员,二级高级法官。

  

  1949年出生于四川简阳一个农民家庭,1965年考入成都军区步兵学校机要中队学习,1968年毕业,劳动3个月后,被分配到150师司令部机要科当机要参谋,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8年部队转业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工作。期间,1983年-1984年在西南政法学院干训班学习,1984年-1987年,西南政法学院函授大专毕业。历任书记员、助审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审委会专职委员(副厅级),巡视员(正厅级),二级高级法官。2009年10月退休。

  

  中国民生经济网讯 在省高院对面的“愚头记”里,王兴土一坐下来,就对记者摆手道:“可不可以结束这次采访?”这位60多岁的高级老法官、曾经拥有生死大权的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长认为:“自己一生都是在和案子打交道,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

  

  14岁进军校并当上司令部机要参谋

  

  上世纪60年代,15岁的王兴土从简阳二中初中毕业后就直接进入了部队,当时在成都军区步兵校机要专业队学习密码,当时王兴土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同学,全班60人,是从全省挑选出来。

  

  68年,王兴土和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批大专院校毕业生一起毕业了,根据当时规定,王兴土在农场劳动锻炼了三个月,随后被分配到50军150师机要部,在部队度过了14年。

  

  作为机要部的成员之一,王兴土当时享受到的待遇极好,出差的时候,从来都是软卧。王兴土调侃说,这是“跟着密码”沾的光,因为机要部队的特殊性,作为护送密码的人,自然受到严格保护。

  

  法官任上30年 “大权”在握平常心一颗

  

  79年10月,王兴土以副连职干部转业到地方,随后进入了省高院,开始和各种案件打交道,王兴土也没有想到,这一干就没有“挪窝”,直到2009年10月退休,王兴土都待在了省高院。也从当初的一个书记员变成了一个精通刑案的老法官了。

  

  三十多年的法官生涯里,除开短暂的到审监庭当过庭长外,王兴土一直待在刑二庭。最早进入刑二庭时,当时的刑二庭还主要负责信访申诉和平反冤假错案。直到87年,刑二庭开始转变职能,开始负责刑事审判当中的经济犯罪案件、毒品案件、盗窃的死刑。作为全国当时拥有死刑裁决的7个片区法院之一的四川省高院,王兴土主管的刑二庭开始对某些罪犯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了,在剥夺生命和保障安定的天平上端,开始考验这个年轻的副庭长(王兴土在86年开始出任刑二庭的副庭长,94年出任刑庭庭长)了。

  

  作为掌握“生杀大权”的王兴土,在他法官职业生涯中,还有一个颇让人羡慕的经历:他是四川省第一例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刑事案件的主审法官,王兴土现在都还记得那也是一起经济犯罪案件。作为刑事案件,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采取的都是书面审理,公开审判是逐步推进的。有趣的是,作为四川省法院第一起刑事案件的审判法官,王兴土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每个法官都能干。”

  

  在省高院里,王兴土是一个人缘极好的人。大家都认为这人没有私心,待人又随和,办案有自己的一套经验,好玩,对下属极好,大家都能玩在一起。在他主政刑二庭的时候,法官们都争着挤着想进去。

  

  不经意一句话让全国人大委员长赞赏

  

  说起被记者采访,王兴土现在都还记着一件好玩的事儿。

  

  曾经的一次全国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的会议,在会议头天散会后,王兴土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记者“堵’到了,记者让他谈一谈关于打假的看法。其实,在王兴土赴会前夕,四川日报刚刚用一整版报道了当时轰动全国的四川夹江的一起假冒伪劣产品案件,焦点访谈的记者其实是想问这件事儿,可王兴土不知道这事儿啊,四川日报整版报道这事的时候,王兴土正在去北京开会的的飞机上。

  

  当时王兴土就根据多年以来的办案经验,谈起了自己对于审判假冒伪劣产品案件的看法来。在他看来,“在打击假冒伪劣产品案件中,总的情况是案件移交到法院少,导致判刑的少,判重刑的更少”。

  

  但就是这“无心插柳”的回答,却博得了记者的高度赞同,认为“今天就是王庭长说的最有用。”当晚,中央电视台新闻播送了该节目。

  

  更为出其意料的事儿是在第二天的会议上,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吴邦国在发言脱稿时突然说: “在关于打击假冒伪劣产品案件上,昨天四川高院那个同志就说的很好啊。”坐在台下的王兴土一阵唏嘘。

  

  这时,王兴土的妻子摆女士在旁边埋怨道,说自己家的老爷子就是这样,一生都是心直口快,要是当时说错了,回来还不得挨批啊。王兴土在旁边哈哈大笑。

  

  30年前他就力推司法与媒体互动

  

  但就是这样一个自己不太喜欢接受采访的法官,在他负责刑二庭的时候,却极力推行和媒体互动,在电视上在报纸上公布典型案例,以期达到震慑作用,从源头上杜绝人们犯罪的动机。因为工作需要,王兴土不得不多次出现在镜头内、电视上、报纸里,在《四川禁毒万里行》的纪录片里,王兴土的镜头就多次出现。

  

  《四川禁毒万里行》记录片里所拍的故事就产生于这段时期。当时,毒品犯罪刚刚开始萌芽,但来势汹汹,在四川三州地区,毒品犯罪十分猖獗。而法院当时也没有审判过毒品案件的经验,一切都在摸索中过河。王兴土说那时市场上充斥的毒品都是鸦片,比较高级的就是四号海洛因,冰毒这种纯度较高的毒品还没有出现,当时,还要对毒品进行含量鉴定,因为假毒品和劣质毒品充斥市场,有时候一堆毒品,其实大部分就是灰面和味精。当然,现在含量鉴定已经废除了,现在市场上的毒品都是含量较高的毒品,电视镜头里常常出现毒贩沾一点毒品在手指上用舌头去舔,其实也就是鉴别毒品的品质,只是那时候容易吃到面粉和味精。那时候,毒品犯罪的证据上很难组织,“中间清,两头不清”,犯罪事实很容易认定,但毒品来源和销售常常很难组织证据,这也给审判带来了很多困难。一切都显得谨慎和高压。

  

  当时的四川省高院还负责铁路法院的毒品案件,触角延伸到昆明和贵州等周边地区,最远的时候,王兴土到过河口调查毒品犯罪案件,那已经是挨着越南的一个小县城了。而当时整个刑二庭也就40多人,还要负责其它一些案件,但是光毒品案件一年就有1000多起,压力很大。而毒品案件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为了打破这种局面,王兴土当时想到了贴布告这种办法,当时省法院全省公开宣判,由省法院直接贴布告,全省粘贴。王兴土说,在和平时期贴布告,当时还是先例。但当时的确起到了震慑作用,前后搞了5、6期,终于将这种极度蔓延的趋势扼制住了。在王兴土看来,从源头上杜绝人们犯罪的动机,才是最有效的扼制手段。

  

  后来,这种张贴布告的形式也被王兴土运用于经济案件的审判里,在审理原四川省交通厅厅长刘中山窝案的时候,法院就公布这些典型案例的审判,以儆效尤,当时这种开风气之先的形式在今天已经不需要了,但在当时的环境下,所起到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人们对犯罪的后果增加清醒的认识,才明白自由的沉重和可贵。

  

  公平正义毕生求 维护法律一世情

  

  2009年,王兴土正式从省高院正厅级职位上退休。但他那种毕生追求公平正义、义无返顾地维护法律的本性和职业操守却一点也没有变。

  

  退休后,王兴土有两大必修课:一是摄影,二是义务为人析案说法。尤其是,只要一说起案子,这个已60多岁的人情绪仍然像当年一样激昂,思维仍然像当年一样敏捷。

  

  他说,即使现在从法院退下来了,但还是想着案子,因为过去的经验,他仍然受到尊敬和推崇。有很多当事人或者律师,依然愿意和他坐下来,一起分析案件。但多年法官生涯遗留下来的公正还是继续延续着,有时候,他会和当事人一起,为他们受到的不公而抗争;有时候,他也会建议当事人放弃申诉,他会用自己专业的眼光认为这起案件没有申述的理由或者理由不充分,他会斩钉截铁的告诉你,而不是敷衍和推诿。

  

  不久前,宜宾某县的一个劳务纠纷案,一审判决不恰当,王兴土了解后仔细分析了案情后,他认定,该案一审确实错判。于是,他支持该当事人上诉。最后,中级人民法院给予改判,终于得到了公正解决。

  

  最近,江油市一起债务案件,当事人对法院判决不服,经人介绍找到王兴土咨询。可是,当王兴土仔细分析案情后,认为该案原判并无过错,当事人的申诉理由确实不充分。于是,他便从法律专业角度,耐心细致地为当事人解释,并最终说服其放弃继续申诉,从而节约了司法成本,也维护了社会的和谐和稳定。

  

  而正是这种公平正义,王兴土的妻子常常要接待一些不速之客,他们有的是经过王大哥审判过的罪犯,从监狱出来后,他们对于这个送他们进监狱的人并无怨恨,只有尊敬。他们来的时候,有时候会带一包花椒,但更多的时候,都是窘迫的站在客厅,和这个法官面面相对,为的是向这个曾经给他们带来新生的尊者当面鞠一个躬,真诚道一声谢!

打印本页编辑:scfzw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