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四川省阳光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与南充市三鑫实业有限公司纠纷一案”案件研讨

2020-06-18 15:03:29    来源:本网讯

摘要:2015年5月23日研究会召开关于“四川省阳光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诉南充市三鑫实业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一案”第三次案件研讨会。

 

    2015年5月23日研究会召开关于“四川省阳光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诉南充市三鑫实业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一案”第三次案件研讨会。

 

  案情介绍

  由万刚律师阐述了基本案情:

  本案一审案情主要为,2007年9月6日,四川冠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宇公司)与三鑫公司签订了《转让协议》,协议约定三鑫公司将位于南充市顺庆区舞凤镇清泉寺村十一社土地一宗(001421号)使用权转让给冠宇公司。协议签订后,双方迄今仍未办理土地过户登记。2009年3月16日,冠宇公司又作为转让方,与刘建明、吕春芳(三鑫公司现任股东)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约定将上述地块使用权转让给刘、吕二人,双方仍未办理土地权属变更登记。目前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等冠名均是三鑫公司,冠宇公司也一直未向国土管理部门申请变更登记。刘、吕二人进入三鑫公司成为股东后,已投入各种资金(含股权转让金、土地出让金、安置补偿费、偿还公司债务、规划设计等)达壹仟柒佰多万元。

  2008年2月,因冠宇公司到期借款未偿还,阳光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冠宇公司、唐光政、杨荣华为被告提起诉讼;该判决执行过程中,案外人三鑫公司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经过听证后,顺庆区人民法院认为三鑫公司提出执行异议的理由成立,裁定中止执行。申请执行人阳光公司对该裁定不服,遂以冠宇公司、三鑫公司、刘建明、吕春芳为被告,三鑫公司原四位股东作为案外第三人,向顺庆区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以解决实体争议。

  阳光公司以三鑫公司与冠宇公司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有效、冠宇公司与刘建明、吕春芳的转让协议无效为由,主张该土地的使用权归冠宇公司所有,诉请法院予以执行。一审判决支持了阳光公司的主张,认定该土地使用权归被执行人冠宇公司所有。

  本人是作为该执行异议之诉的二审代理律师。提出了以下几点上诉理由:

  1、一审判决将物权与债权混同,本案所涉位于南充市顺庆区舞凤镇清泉寺六村一社5967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属于三鑫公司,而非冠宇公司。合同的有效性并不是物权变动的依据,合同有效,但是并未发生物权变动。

  2、关于2009年3月16日签订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是否存在恶意串通以及合同效力的确定。人民法院认定冠宇公司与刘建明、吕春芳恶意串通证据不足。一审判决仅根据2009年5月1日及2009年6月23日签订的《借款协议》的表述推断双方具有恶意串通的故意,证明力明显不足,更何况两份《借款协议》根本没有履行。

  (合同中约定了仲裁条款,依据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本身就不应当受理。关于仲裁条款,派生问题是约定仲裁之外的第三人是否受仲裁条款的约束。)

  3、一审判决将股权与物权混同,股权变化并不影响和决定公司所拥有的土地使用权的归属。

  4、本案起诉已经超过法定期间,原告丧失胜诉权,人民法院应驳回原告的起诉。并且本案系执行异议之诉,当事人主体不适格,一审法院错列第三人,程序违法。

  5、一审人民法院超出审理范围认定2009年3月16日所签《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无效,法院无权审查、判决该协议的效力。

 

  案件研讨

  1、马利民:三鑫公司与冠宇公司是什么关系?

  2、万刚: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公司,只是曾经有交易关系;在三鑫公司与冠宇公司签订了转让协议之后,冠宇公司又与吕春芳、刘建平签订了转让协议。

  3、文敬:

  客观上来看,第一,诉讼中我们跟当事人要平和一些地摆事实讲道理,法律本身来说,土地转让合同的认定分为两种情况,一是以登记为标准,二是虽然变更未登记但是可以要求继续履行。关键是要看当事人实际履行的情况如何来认定,目的均是为了维护公平自愿;所以不能完全就认定法院是枉法裁判,其并非一定是明知的故意的隐瞒忽视事实而进行的裁判,法院在处理上有自己的考虑和选择。

  第二,冠宇公司的烂尾楼情况是否还有其他的解决途径?不确认其对于该块土地的使用权,是否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其困境,则该执行异议也就不必陷入僵局。问题的解决应从双方的角度来考虑,注意利益平衡。

  4、王兴土:

  第一,从程序上而言,执行异议之诉必须要符合三个条件,关于这个时效问题,执行异议的提起已过15日时效,应当找出具体证据证明其异议之诉的提请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

  第二,从实体上而言,三鑫公司将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冠宇公司的协议效力是本案研究的重点;协议有效是不是就可以当然认定物权变动?

  5、万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二条规定:“依法改变土地权属和用途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手续。”

  所以一审判决以《转让协议》合法有效为由确认“案涉土地使用权权属归冠宇公司所有”,系将物权与债权混同,于法无据。且听证时,两位股东是混淆了股东财产与公司财产,实际上诉讼中应该是三鑫公司主张自身对于土地的使用权。

  6、邬红旗:

  个人认为可以参考两个方面:

  第一,可以认定合同有效,但是我们应主张土地使用权并未转让,三鑫公司仍有其权属。目前《物权法》与《土地管理法》的明确条文可以有利地支持上述观点。

  第二,时效问题,如果超过了15日提请的执行异议之诉,则其已经不具有诉权,法院应驳回其异议之诉。程序问题是解决本案的首要考虑因素。

  综合以上两点,该案件就已经基本清晰。

  7、马利民:

  第一,三鑫公司与冠宇公司所签订的转让协议实质上并未履行完毕,物权并没有发生变动,则该土地使用权并不能视为冠宇公司的财产性权利;合同有效,双方并没有争议,只是合同还没有完成,仅仅是部分履行,也就是说明目前物权还没有转移。则合同有效不能就直接认定为物权已经发生了转移。

  第二,冠宇公司签订的第二份协议,是无权处分。其并非物权人,物权从开始就没有发生转移。

  第三,时效问题。我们要主张阳光公司的执行异议之诉提请超过了时效,首先我们要提请证据证明,其次,对于法院遗失了各种材料,我们可以有合理怀疑。

  8、万刚:

  一审中的阳光公司主张确认三鑫公司与冠宇公司的合同有效、确认冠宇公司与吕春芳、刘建明签订的合同无效;但是合同当事人之间并没有异议,第三人是否有权请求法院确认合同的有效性?这一问题我们可以作为一个附带问题向合议庭反映。

  综上所述,本次会议在大家的积极发言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无论是对于案件的思考上,还是对于法治的探讨上,各位专家都从理论与实务相结合的角度,给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打印本页编辑:scfzw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